(一)

王小云:力波,你在读什么呢?

丁力波:《孔乙己》。

王小云:你现在读《孔乙己》这样的小说,觉得难不难?

丁力波:难死了。有些句子虽然没有生词,但是我仍然读不懂它的意思

王小云:什么句子?

丁力波:比如说,“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惟一的人。”在这个句子里,  

    鲁迅先生这样写孔乙己,有什么特别的意思?

王小云:有啊。当时“穿长衫”的,不是读书人就是有钱人,他们去咸亨酒店,

    都是坐着喝酒、吃菜的。在酒店里,站着喝酒的人都是做工的穷人,

    都穿着短衣。只有孔乙己跟别人不同,他认为自己是读书人,总是要

    穿着长衫; 可是他现在已经很穷了,不可能坐下来跟有钱人一样地吃、 

    喝,只能和穿短衣的穷人一起“站着喝酒”。这句话表示他虽然很穷, 

    可是仍然要摆读书人的架子。了解当时的社会情况,就很难理解这

    句话的意思

丁力波:那么,这句话的意思是讽刺孔乙己吧?

王小云:是讽刺孔乙己。鲁迅先生在这篇小说里也揭露了封建社会。

丁力波:你说得很对,小云,谢谢你。没有你的解释,我搞不清楚这句话的

    意思。

王小云:别那么客气。听说昨天下午你们系举行汉语节目比赛了?

丁力波:是啊,我们班演的相声,大家都笑死了。你知道吗?有个节目就是表

    演孔乙己在咸亨酒店喝酒。

王小云:谁演孔乙己?

丁力波:高年级的一个留学生演孔乙己。他个子高高的,头发长长的,穿着一

    件又脏又破的长衫,站在柜台前问店里的小伙计:你读过书吗?你知

    道“回”字有几种写法?他演得有意思极了

王小云:怪不得你今天就在这儿看《孔乙己》了。可惜我昨天下午出去了,没

    有来看你们的节目。要是早点儿知道好了。

丁力波:没关系,明年这个时候我们系还有汉语节目表演,我想明年该演《阿

    Q正传》了。



(二)

跟巴金先生握手

    ───马大为的日记

 3月20日 晴


  我对中国现代文学很感兴趣,尤其喜欢鲁迅、巴金和老舍这些著名的作家。来北京以前我读过巴金的小说《家》,是翻译成英文的,也看过《家》这部电影。我来北京以后,看过话剧《茶馆》和电视剧《阿Q正传》。我很想多了解一些这几位作家的情况。上星期力波对我说:“你还是去参观一下中国现代文学馆吧。中国现代文学有名作家的资料那儿都有。我那天参观了一上午,也没有看完,可把我累坏了。不过我还想再去几次。我们在北京的时候不去参观参观,以后一定会觉得很遗憾。”力波还非常认真地对我说:“你去参观文学馆的时候,别忘了跟巴金先生握手。”我觉得很奇怪,巴金先生这么大岁数了,难道他会每天在那儿跟参观的人握手吗?这当然是不可能的,那么,力波是什么意思呢?


  今天上午学院组织我们去参观现代文学馆。那是一座很普通的新楼,从外边看,平平常常的简简单单的。但是进了大楼以后,我们就觉得来到了一座文学宝库。一位讲解员给我们介绍了很多著名作家的情况和他们的作品。她讲解得很认真,也很清楚。我一边看一边听一边记,有时候还向她提些问题。我觉得这样的参观很有意思,不但可以了解作家的情况,而且还可以了解他们生活的时代,这对理解作家的作品是很有帮助的。我们楼下看到楼上,把文学馆看了一遍,已经十一点了。那位讲解员热情地对大家说:“你们走的时候,别忘了跟巴金先生握手。”


  一位同学连忙问她:“巴金先生在哪儿?”那位讲解员笑着把我们送到文学馆门口。她指着门上的铜把手说:“你们看,这是什么?”这时候我们注意到这个门的把手做的很特别,像一只真手似的。讲解员接着说:“这是巴金先生95岁的时候,按他右手的模型做的。有了这个铜把手,表示巴金先生每天都在这里跟参观的人握手!”


  我握着巴金先生的手,心里想:尊敬的巴金先生,您好!我很喜欢您的作品,您是中国青年的朋友,也是我们的朋友。


43课: 读《孔乙己》